我和漂亮的女邻居偷情,我和漂亮女邻居的故事

2020-08-05 15:38www.ksxwcm.com

我和漂亮的女邻居偷情,我和漂亮女邻居的故事!;“别,颜姐,颜姐,我陪你一起去,一起去 绷钟鸶辖羝鹕砝×私盏氖帧!罢娴模克椿谒切」钒。 苯兆沓逅器锏囊恍Γ钟鸩挥梢徽蝗挥兄稚系绷说母芯酢!昂冒∧悖愀宜慵莆遥 绷钟...

我和漂亮的女邻居偷情,我和漂亮女邻居的故事

  我和漂亮的女邻居偷情,我和漂亮女邻居的故事!;   “别,颜姐,颜姐,我陪你一起去,一起去!”

      林羽赶紧起身拉住了江颜的手。

      “真的?谁反悔谁是小狗啊!”

      江颜转过身冲他狡黠的一笑,林羽不由一怔,突然有种上当了的感觉。

      “好啊你,你敢算计我!”

      林羽一把扛起了江颜冲进了屋。

      “啊!你放我下来!”江颜不由惊声叫了一声。

      一旁的李素琴和江敬仁看的满脸惊诧,家荣这小身板竟然这么有劲儿?!

      随后他们脸上浮起了一丝满意的笑容,身体强壮是好事啊,生个孩子也强壮。

      林羽扛着江颜进屋后把她扔到了床上,随后整个人扑了上去,压在江颜的身子上,嘿嘿笑道:“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想让我陪你一起去?”

      “呸,我才不稀罕呢,你爱去不去,不去我自己去。”江颜喘着气扭动着身子,拼命的想把林羽推开,“你起来,压死我了。”

      “我就不。”

      “咳咳……睡觉记得关门!最好小点声,我和你妈神经衰弱……”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江敬仁的声音,接着江敬仁贴心的替他俩把门关上。

      “哎呀,你起来。”江颜感觉林羽的手突然间不老实的攀向了自己的腰间,顿时紧张了起来,拿手推了推他,但是林羽跟个死猪似得根本推不动。

      “还没洗澡呢……”

      江颜蚊子哼哼般说了一声,脸上烧的难受,其实她心里早就已经完全接受林羽了,也准备好做他的女人了,但是这些日子他们两个人住在一起的时间不多,而且就算住在

一起,自己也不方便,所以一直没有机会,而且林羽这傻蛋又有色心没色胆,就导致事情一直拖到了现在。

      “洗什么澡,昨天不是刚洗的嘛。”林羽心口也怦怦直跳,感受着江颜身子的绵软,兴奋的直颤抖。

      “叮铃铃……”

      这时林羽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你手机响了,快去接电话吧。”江颜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忙催促了他一声。

      “不用管它。”林羽摇摇头。

      “万一有急事呢。”江颜很认真的提醒了句,“说不定是病人。”

      林羽这才起身,气愤道:“这谁啊,真会挑时候生病。”

      他一看是宋征的电话,立马没好气的接了起来,“什么事啊宋征?”

      “何大哥,我姐生病了,正在人民医院呢,麻烦你过来看看吧!”电话那头的宋征语气十分的急切。

      “怎么了?严重吗?”林羽一听是薛沁,面色顿时一变。

      “说严重也不严重,说不严重也严重,你还是过来看看吧。”宋征急忙道。

      “行,那我现在就过去。”林羽急忙应了声,挂了电话跟江颜解释道:“薛沁生病了,我得过去趟。”

      “多穿点衣服,别冻着。”江颜赶紧起身给他找了个厚一点的外套,现在已经入秋,晚上凉意十足。

      林羽急匆匆的赶到了医院,找到病房后见薛沁正躺在病床上,整个人很清醒,但是面色有些苍白。

      “怎么样,检查过了吗?”

      林羽快步的走了过来,伸手在薛沁的额头上摸了摸。

     我和漂亮的女邻居偷情,我和漂亮女邻居的故事!nbsp; “还不是荣沁大厦停工的事呗。”丁叮翻了个白眼,对林羽颇有些不满,所有事都交给了薛总,自己一点也不知道着急。

      “不好意思,我最近各种事也是忙得焦头烂额,也没顾上。”林羽有些歉意道,满心愧疚,接着眉头一皱,纳闷道,“事情都过了这么久了,安监局还不让动工吗?”

      “安监局那边说了不算,是市委不给批复。”薛沁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薛总为了这件事都跑了好几趟市委了,那个韦誉恒,软硬不吃!”丁叮颇有些恼怒道。

      “人家也是依照政策办事。”薛沁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什么依照政策办事,就是针对我们,要是换做别人,他早就批了!”丁叮有些愤怒道,看到薛沁如此劳累,她也不由有些心疼。

      “这件事,你别多想了,好好休息,我再想想办法吧。”林羽没想到这个韦誉恒竟然如此顽固,暗想实在不行就动用一下军情处的关系吧,说不定能有效。

      “哎呦,何医生也在呢。”

      这时铁阎王带着两个医生走了过来,笑呵呵道:“薛总,你感觉怎么样,没什么大碍吧?年轻人重事业是好事,但是也不能这么拼啊。”

      “没事,还麻烦阎院长特地跑一趟。”薛沁笑了笑,知道铁阎王是看在外公的面子上才特意过来探望自己的。

      “应该的,应该的。”铁阎王笑着说道,自从当上院长后,他的笑容明显比以前变多了。

      “院长,不好了,来了一个高龄脑血栓患者,您快过去看看吧!”

      这时一个护士长跑了过来,语气急切道。

      “你去叫李主任啊,叫我做什么?”铁阎王皱了皱眉头,他又不是心脑血管方面的专家。

      “李主任已经去了,说让您亲自过去一趟,这个病人身份比较特殊。”护士长急忙汇报道,“是韦誉恒韦书记的母亲。”

      ?    “快,快!”

      铁阎王听到这话面色猛然一变,再没敢耽搁,快速的叫着护士长赶往急诊室。

      “该!”

      丁叮气呼呼的说了一句,“这就是报应。”

      “丁叮,不得胡说!”

      薛沁皱着眉头斥责了她一声。

      丁叮撅撅嘴,再没说话。

      “你……要不要去看看?”薛沁有些迟疑的问了林羽一句。

      林羽轻轻地摇了摇头,“医不叩门,清海市人民医院的医疗技术很先进,用不着我,再说,人家韦书记不一定愿意看到我。”

      “能治也不给他治!”宋征翻了个白眼,“姐,你为别人着想,谁为你着想了啊,你急都急倒了,有人关心过你吗?”

      “就是!”丁叮也赶紧跟了一句,有些心疼的看了薛沁一眼。

      薛沁叹了口气,再没说话。

      铁阎王赶到急诊室之后韦誉恒的母亲已经被安顿好了,正在输液,身上贴满了电极片,嘴上也已经输上了氧气,老人紧闭着双眼,布满皱纹的脸上苍白一片,呼吸有些沉重。

      “李主任,情况怎么样?!”

      铁阎王看到李浩明急切的问道。

      “不太乐观。”李浩明摇摇头,面色凝重。

   

   “李主任,脑CT结果出来了。”

      这时护士拿着脑CT检查结果急匆匆的走了进来,递给了李浩明。

      铁阎王也赶紧凑上去,伸着头跟李浩明一起看了看,看到片子上的影像,铁阎王皱了皱眉头,询问道:“怎么样?”

      因为发病时间还不到二十四小时,所以对心脑血管疾病研究不深的他从片子上看不出什么端倪。

      “虽然现在还不能确诊,但是依据我的经验来看,情况不太乐观,极有可能是多发性脑梗死,至少有两个不同供血系统脑血管同时发生了闭塞。”李浩明沉着脸说道,“如果真这样的话,接下去颅内高压会持续增高,极有可能引发脑疝。”

      “情况这么严重吗?”铁阎王面色陡然一白,急忙道:“能不能先采用药物进行控制?”

      “没用的,病人属于完全性脑卒中,药物起不到作用。”李浩明抬头望向铁阎王,紧蹙着眉头郑重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进行开颅手术。”

      “开颅?可是病人这么大的年龄,能行吗?”

      铁阎王脸色额头沁出了一层细汗,要知道,韦誉恒的母亲已经是一个七十多岁高龄的老人了,这要是进行开颅手术,极有可能下不了手术台。

      “这也是我把你叫过来的原因,做不做手术,需要你帮忙定夺。”李浩明面色凝重,他也没有太大的把握,病人的身份比较特殊,他不敢擅做主张。

      “妈!妈!”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韦誉恒的声音,接着就见韦誉恒带着葛晋急匆匆的冲了进来,看到病床上的母亲韦誉恒顿时满眼泪水,“妈!”

      他急忙扑到床前,噗通一声跪下,颤抖着手抓住了母亲的手,哽声道:“妈,您别吓我啊,妈。”

      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由眼眶有些感慨,就算你再富有,地位再高,在自己父母面前,你也始终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韦誉恒属于单亲家庭,父亲年轻的时候就去世了,靠母亲一手把他拉扯大,供他上学,供他出人头地,所以他对母亲的感情很深,看到母亲这样,他顿觉万箭穿心。

      “阎院长,你可要救救我妈啊!”

      回过神来的韦誉恒擦了把眼泪,赶紧起身抓住了铁阎王的胳膊。

      “韦书记,阿姨这种情况,可能……”

      铁阎王叹了口气,接着做了个请的姿势,叫着他和李浩明到了病房外面。

      “浩明,事到如今,你就跟韦书记实话实说吧。”铁阎王叹了口气。

      李浩明也没隐瞒,直接道:“韦书记,不瞒你说,您母亲的情况比较严重,现在无法靠药物进行控制,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开颅手术疏通堵塞的血管。”

      “好,好,李主任,我恳求你,务必把我母亲治好,我韦某人,感激不尽。”韦誉恒连连点头,对于脑梗方面的疾病他也不太了解,所以李浩明怎么说他怎么支持。

      李浩明没想到韦誉恒会答应的这么痛快,微微一怔,急忙补充道:“可是您母亲是高龄病人,手术所产生的风险比普通人要高得多,而且她极有可能是多发性脑梗死,这无疑给手术增加了难度,手术风险自然也呈几何倍数增加,所以……手术的成功率,极低……”

      李浩明微微叹了口气,就算韦誉恒的母亲能下的了手术台,术后的恢复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就算换做一个中年人恢复起来都有些困难,更不用说年纪这么大的病人了。

      韦誉恒面色猛然一变,死死抓住了李浩明的手腕,急促道:“李主任,您不是清海最好的内科医生吗?连您也没有把握吗?”

      “韦书记,以您母亲的年龄和情况来说,别说我,就是世界上最顶尖的内科医生过来,成功率也不超过三成。”李浩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如实相告。

    &nb我和漂亮的女邻居偷情,我和漂亮女邻居的故事!,紧紧的抓着李浩明的手,颤声道:“李主任,我求求你,无论手术成功还是失败,我都希望您能尽全力。”

      “你放心,韦书记,我李浩明只要上了手术台,从来都是竭尽全力。”李浩明神情肃穆的担保道。

      “哎,浩明……我刚才去探望宋老外甥女的时候,碰到了何医生……你说要不要请他过来看看?”

      铁阎王突然想起了林羽,忍不住提了一嘴。

      虽然他和林羽不像祁明青在时走得那么近,但是对于林羽的医术他是十分认可的。

      “何医生?”

      李浩明顿时也眼前一亮,点点头道,“虽然中医医治脑梗重在预防,但是何医生不比常人,他已经一次次的刷新了我对中医甚至是医学的认知,我觉得可以找他来试试。”

      “何医生?哪个何医生?清海还有这么好的医生吗?”

      韦誉恒立马站了起来,颇有些激动。

      他自从来清海任职以来,工作重心一直放在民计民生和经济发展上,对于医学界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对与何家荣,他也只是知道他医术过人,但并不知道他的医术到底有多过人。

      “韦书记,清海还能有哪个何医生,自然是回生堂的何家荣何医生。”李浩明正色道,语气中满是敬重。

      “何……何家荣?!”

      韦誉恒面色猛然一怔,身子一滞,跌坐回了椅子上。

      “韦书记,您这是怎么了?!”

      李浩明和铁阎王颇有些意外,他们不是政务口的人,对于韦誉恒与林羽的过节并不太清楚。

      韦誉恒有些颓然的摇了摇头,轻声道,“算了,不用找他了。”

      “怎么了,韦书记,您不相信何医生?”李浩明急忙保证道,“您放心,他的医术已经多次得到了验证,清海绝对无人能出其右,就连陵安济世堂的宋老也要比他逊色几分。”

      “是啊,韦书记,何医生的医术您是完全可以相信的,再说,能不能行还不一定呢,让他过来看看终归还是可行的。”铁阎王也赶紧点点头说道。

      他们越这么说,韦誉恒内心就越痛苦,他如果早知道自己的母亲会出这种情况,自己会求到何家荣,他就不会那么对何家荣了。

      虽然他做的事都没有出格,但是着实有些苛刻,换做他是何家荣的话,可能也会有些接受不了,所以他认为,何家荣现在肯定还记恨着他,肯定不会帮他医治他母亲。

      “不是我不相信他的医术,是我知道,他绝不会出手相救的,找他,不过是自取其辱。”韦誉恒满脸颓败的摇了摇头,眼中黯淡无光,颇有些悔恨。

      其实来了清海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查何家荣,发现何家荣跟谢长风虽然走的很近,但是确实没有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他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自己错信了谗言,冤枉了好人,但是还没等他把事情弄明白,没想到母亲就病倒了。

      “哦?莫非您与何医生有什么过节?”

      李浩明和铁阎王不由齐齐一愣。

      “算是吧。”韦誉恒点点头,颇有些心力憔悴。

      李浩明和铁阎王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对其中的事情不太了解,也不好多问。

      “韦书记,我去求求何医生吧,我跟他交情不错,说不定能说动他。”李浩明急忙说道。

    &nbs

p; “是啊,他爱人跟李主任也是一个科的,应该能给个面子。”铁阎王也附和了一声,不过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直打鼓,据他所知,何医生虽然医德很好,但是也是个爱憎分明的主儿,如果韦誉恒得罪人家得罪深了,人家能不能出手相助还真是存疑。

      “我这就过去。”李浩明也没迟疑,赶紧转身快步走出去,生怕去晚了林羽就走了。

      韦誉恒沉着脸,脸色分外的难看,似乎没抱任何的希望。

      大概过了有四十分钟,李浩明还没有回来,铁阎王不由有些急了,论说林羽就在医院里,应该很快就能过来的,这么一来,很有可能是拒绝了。

      “不好了,病人的血氧饱和度在正在不断下降!”

      这时一直在病床旁的小护士突然叫了一声,众人连忙转身一看,发现韦誉恒母亲的呼吸已经变得十分急促了起来。

      韦誉恒心头一紧,眼眶陡然间湿润了起来,急忙跑到床前握住了母亲的手,颤声道:“阎院长,请快点安排手术吧,他……不会来的。”

      ?    “韦书记,您未免太小瞧我何家荣了,身为一个医生,我还没丧尽天良到拿生命去报复别人的程度!”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

      韦誉恒身子猛地一震,满是惊讶的转头一看,发现林羽昂首挺胸迈步走了进来,清秀的眉目间写满了坚毅。

      “不好意思,我们等厉兄弟送银针耽误了一些时间。”身后的李浩明赶紧解释了一句。

      得知韦誉恒母亲得的是脑血栓之后,林羽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特地让厉振生把龙凤银针送了过来。

      疏通脑部血管,需要慎之又慎,亦需要消耗巨大的灵力,所以只有龙凤银针能堪此大任。

      “何医生,快请,老夫人突然间呼吸急促了起来!”

      铁阎王看到林羽后神情一振,宛如看到了救星,急忙做了个请的手势。

      林羽一看情况严峻,快步走到了床前,伸手摸我和漂亮的女邻居偷情,我和漂亮女邻居的故事!p;  “何医生快请!”

      铁阎王赶紧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林羽抓紧。

      林羽见韦誉恒也没有什么异议,便赶紧挽了挽袖子,冲护士说道:“麻烦你帮我把老夫人扶坐起来。”

      两个护士一听赶紧把床头摇了起来,将枕头垫在老夫人背后。

      林羽这才捻起银针,在老夫人的太阳穴两侧各扎了两针,随后取出一根较长的银针谨慎的从老妇人头顶的百会穴缓缓的扎了进去。

      林羽这一针扎的极为精准,正中第一处栓塞,他双手轻捻,体内的灵力顺着银针缓缓的沁如老妇人的体内,栓塞在灵力的刺激下慢慢的溶解,血流也渐渐变得顺畅起来。

      因为这种治疗方法太过精细,林羽必须投入百分百精力,所以他屏气凝神的盯着老夫人的头顶,极力保持针尖的稳固。

      若是稍有不慎,手腕微微一抖,随时可能会出人命。

      急诊室内的一众医生和护士也齐齐退到了门口,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紧盯着林羽,大气也不敢出。

      过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林羽这才将针收回来,第一个栓塞算是彻底的解决了,随后他又在老妇人的强间穴刺了一针,以同样的方法溶解栓塞。

      因为这处栓塞比第一处要轻一些,所以只用了二十分钟便完成了。

      林羽收回针,长出了一口气,面色稍微有些泛白。

      而与他的状态相反的是,老夫人的脸色则肉眼可见的红润了起来。

      “好了,血栓已经清楚了,需要继续给老夫人输几日复方丹参注射液或川芎嗪,不出二十四小时,人便能醒过来。”

      “太好了!”

      “神奇!太神奇了,扎两针竟然就能去掉血栓!”

      “瞧你们大惊小怪的样儿,对于何医生来说,这不就是正常操作吗?!”

      “就是,这天底下就没有何医生治不了的病!”

      门外的一众医生护士满脸振奋,热烈的议论了起来,其中几个林羽的疯狂拥趸毫不吝惜的帮林羽吹起了牛。

      但是此时屋内的林羽却感觉身上传来一股极大的虚脱感,刚一迈步,身子不由打了个摆子,差点坐到地上,好在一把扶住了后面的墙。

      “何医生!”

      众人惊呼一声慌忙围了上来,把刚才搬给韦誉恒的椅子给林羽拿了过来,扶他坐了下来。

      “小何,你没事吧?”李浩明急切道。

      “没事,麻烦帮我拿杯水。”林羽面容有些苍白的笑了笑。

      “好,我去拿!”

      护士长应了一声转身要跑,结果铁阎王一把抓住了她,急声道:“让我来!”

      说完他快步跑了出去,随后接了满满一杯水回来,恭敬的端给林羽,急忙道:“何医生,您请。”

      周围众人满是艳羡的望着林羽,竟然让清海市人民医院的院长亲自给他接水喝,这是多高的待遇啊,不过何医生配的上这个待遇!

      林羽喝完水缓了会儿便好多了,接着站起身,收拾好箱子,准备走了,“阎院长,李主任,后续病人的康复就交给你们了,我先告辞了。”

      说完林羽转身就往外走去,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后面突然传来一阵喊声。

      “何先生!”

      林羽回过声,见韦誉?

版权所有@昆山新闻传媒